首页 > 招贤纳士

新职业旅拍师专业拯救“烂片”_招聘
2019-12-06 17:14:42

 

  劳动报讯 到丽江的日照金山里享受炫目,去消夏的椰林树影躺赢,坐“法拉利”在普吉跳岛……这些旅行的精彩回忆,谁为你记录?总有人吐槽自己的男朋友、老公不会拍照,专业旅拍师应运而生。

  记者了解到,作为一种日渐标准化的、服务与技术相辅相成的新职业,旅拍师愈发炙手可热。飞猪数据显示,2019年,飞猪平台上旅拍商品成交额同比增幅超240%,2019年增速更是超310%。旅拍师到底是如何工作的?记者走近旅拍师,揭秘他们的工作和生活。

  月收入过万

  摄影师迎来春天

  咔嚓、咔嚓……美好的女孩子们穿着和服,在落樱的映衬下,美得像画中的人物。周拓忙着端着相机,记录他们的一颦一笑。作为一名旅拍师,他最大的职责是捕捉亲情、友情、爱情的那些动人瞬间。

  “我2008年来日本留学,一待就是十余年。如今,我有自己的工作室,也是一名在日本的当地旅拍师。”周拓告诉记者,他做旅拍的契机源自3年前的樱花季。那时,他发现樱花季时有旅拍需求人群激增,大家也越来越追求“体验式消费”。于是乎,周拓兜兜转转,顺势加入了飞猪平台的“一美一拍”店铺,开启了自己的旅拍师生涯。如今,这家商铺已成为最大的旅拍平台之一,目的地版图辐射到全球200多个国家,活跃摄影师数量超过1300名。

  孙浩也是该平台上一名资深的旅拍师。他曾是一名自由摄影师,在影楼工作。然而,影楼的生存环境令人担忧,不固定,不稳定,没保障,淡季时,收入只有两三千元,根本无法支持他的“北漂”生活。

  两年半前,他通过朋友介绍,转型成为一名旅拍师。在通过基础考试、面试、旅拍培训以后,孙浩与平台签署了服务协议,开启了旅拍生涯。“我一个月20天在平台接单,平均一个月会拍摄35到40单,收入稳定在一万元以上。”孙浩说,他来北京打拼了十几年,而旅拍让他真正地站住了脚。

  最自豪的瞬间:

  记录回忆,制造感动

  周拓告诉记者,自己最享受的,就是女孩子们看到照片时的惊呼声,仿佛自己给她们记录下了整个世界。而孙浩表示,旅拍师通常一对一服务一家人,这种走进别人的旅途,照顾别人、记录温暖的感觉很美好。

  “印象最深的是我曾接待过一组安徽来京的家庭,一对年轻夫妻带着奶奶一同自由行。女方提前预订了旅拍,但实际上游玩时,对景点、交通路线一无所知,于是就向我咨询了关于北京旅游的建议。”除了做起了向导,孙浩还特别照顾老人,不时为他们拎行李,跑跑腿。这样的举动令客人们十分感动。他们又连下5天订单,每天8小时,指定要孙浩为他们旅拍。

  “我带着他们一起去了香山、故宫、鸟巢、长城、天坛、动物园……这6天里,大家相处得就像家人一样。”而等到客人们回到安徽后,还特意送了锦旗给孙浩。直到今天,他们仍联系着,彼此问好。“我不只为他们拍了旅途照片,也交了朋友。那一刻觉得,这份职业太有爱了。”孙浩笑道。

  灵活用工

  健全保障是关键

  “一美一拍”的CEO陈鹤告诉记者,2019年,他曾在社交平台分享了“直男摄影被吐槽的那些事”,因这篇帖子收获了人生第一个“10万+”。“我本身就在旅游行业工作,洞察到旅拍这一需求,加上自己爱旅行,但拍照技术极烂,亲历了无数次‘吐槽大会’。这篇帖子里,我发现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共鸣,男士因为拍照差抬不起头,女士因为另一半拍了烂片而影响心情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我们不能请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?”陈鹤说,那时,建立旅拍平台,培养旅拍师就有了雏形。

  他指出,过去,人们常在影楼里拍照,照片只为了记录生活。如今,照片又有了社交的附加属性,人们喜欢在朋友圈即时分享照片,尤其是旅行过程中的美照。“比如,在三亚的海边,有很多这样的画面:孩子们在沙滩上尽情地玩耍,旁边有一位摄影师跟着,在适当的距离中,既不打扰孩子玩耍,还能拍出不少好看的照片。”他说,这种旅拍模式,收获了很多亲子家庭的好评。而数据显示,亲子用户在旅拍业务里占比最高,超过五成。情侣、闺蜜、女生独自出游对旅拍的需求则紧随其后。

  那么,请一位私人摄影师,很贵吗?陈鹤表示,实际上,即便是普吉岛这样的境外地点,拍两个小时,通常花费也只要500多元,且没有任何二次消费,境内则多数在300-400元之间。“我们希望降低服务的进入门槛,让更多人可以享受”。他说,目前,旅拍业务规模月度增速在150%以上。

  而在摄影师的管理上,陈鹤说,平台会对每一名员工进行定期培训,并签署服务协议,属于灵活用工的方式。“摄影师在平台上展现技术,我们为他们提供客流,真正做到了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。”

  不过,业内人士指出,虽然市场上有很多旅拍产品提供,但是行业仍属于发展早期,还存在部分服务不规范的情况。有时旅拍师的福利薪酬待遇保障也不到位。对此,建议无论是旅拍师还是用户,都选择大平台。同时,平台也应该不断优化规则,引导行业良性发展。(劳动报记者 叶佳琦)
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